梓童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梓童小說 > 科幻靈異 > 末世的重建生活 > 第10章

末世的重建生活 第10章

作者:林燁夏蒔花 分類:科幻靈異 更新時間:2022-08-28 14:12:56

[怎麼回事,你們在乾什麼?!]

林燁大聲呼喊,眾人扭頭看向站在門口的二人。

[這女人瘋了,她上來以後趁亂把他倆都給捅了!]

小胖手中拿著一個破碎的酒瓶,邊解釋邊與李書文二人對峙。

[欸~看上去相當複雜的樣子啊。]

夏蒔花站在林燁身邊饒有興致的說著風涼話。

[李書文,你想乾什麼!王姐已經瘋了,你快回來,彆做傻事!]

李書文工作上的同事也在勸他放棄。

[不!王姐冇做錯什麼,都是這些人逼的!他們怎麼對待咱們的你們也看見了,每天大魚大肉吃喝玩樂壓榨咱們。不聽話就說把我們扔出去來威脅我們,他們死有餘辜!]

李書文倔強的大聲喊著,並氣勢洶洶的踏前一步,宣示著要抗爭到底。

眾人開始與頑強抵抗的李書文爭吵起來,這樣下去遲早要動手。

[夠了!!!]

王天恒破音地叫聲蓋過所有人的聲音,眾人一時間被她一人的氣場壓製住,舞廳內陷入沉寂。

[我受夠了,為什麼我要遭到這種待遇啊,我做錯了什麼要這麼懲罰我......]

王天恒手裡緊緊攥著骨刺,低頭啜泣,大顆的淚珠滴落打濕了製服。王天恒一人崩潰的哭泣,其他人也感受到了她的悲憤與絕望。

就在林燁不知如何處理陷入沉默的時候,一旁的夏蒔花拽了拽林燁的衣角。

[呐呐呐,那兩個人不對勁了。]

順著夏蒔花的指尖望去,地上躺著的本來死透的二人此時開始了細微的扭動,區域性肌肉開始不斷抽搐,好似屍變的前兆。

林燁剛想出聲提醒眾人躲避,就看見王天恒將手中的骨刺舉起蓄力。

[我一定是在做夢,夢該醒了,上班要遲到了。]

喃喃自語中王天恒將骨刺狠狠紮進自己的心臟,身軀如蝦米一樣痛苦的蜷縮在地。

[不!!!]

李書文丟下手中的椅子,轉身抱住已經開始抽搐的王天恒,大顆的淚水止不住地流淌,一切都晚了。

哇,好感人啊,林燁雖然想這麼說,但現實中的危機已迫在眉睫。

[都閃開,屍變了!]

林燁掏出自己身上剩下的唯一的武器,之前因為攻擊不奏效而收起的剔骨尖刀。其他人趕緊閃到一旁遠遠地看著。

兩具屍體抽搐著站了起來,林燁提刀走過去,簡單的解決掉了它們。

然後林燁走到了李書文麵前。

[節哀順變吧,剩下的交給我。]

林燁舉起尖刀,打算在王天恒屍變前給她腦袋來一刀先行解決。

[請再等等,給我一點時間......]

李書文咬住嘴唇,強忍著嚎啕大哭的衝動,低聲哀求道。

雖然林燁清楚應該趕緊動手,但是他看著李書文傷心悲痛的樣子卻遲疑了,手上的尖刀無法輕易的落下。

林燁苦笑著感慨自己還是不夠理智。

當王天恒的屍體開始抽搐的時候,林燁知道不能再等了,不等告知李書文放開屍身便再次舉起尖刀,打算一刀帶走即將屍變的王天恒。

[不行!]

喊出這句話的不是抱著屍體依依不捨的李書文,而是林燁身後的夏蒔花。與此同時夏蒔花飛撲過來將林燁撲倒在地壓在身下。

[你在乾什麼?!]

林燁被夏蒔花的行為嚇了一跳,被少女壓在身下的林燁心臟狂跳,感受了一把什麼叫吊橋效應。

冇有等到夏蒔花的迴應,現實便給了他答案。

[啊啊啊!!!]

李書文痛苦的慘叫聲響起,王天恒的關節長出了大量的骨刺,激射而出的骨刺如同刺蝟一般將王天恒武裝,而李書文因為距離過近被新生的骨刺狠狠刺穿。

[厚禮蟹(holy **)!]

林燁躺在地上,偏頭看見了渾身骨刺的王天恒。此時林燁都顧不上感受被昔日同學壓在身下的奇妙體驗,趕緊起身拿起尖刀和新晉骨刺喪屍對峙。

本來就躲的遠遠的眾人此刻更是縮到舞廳各種掩體後麵,絲毫不摻合這場打鬥。

[唉~果然變成這樣了......]

夏蒔花好像已經預料到的樣子,無奈地歎氣說道。

[你知道會這樣就早說啊!]

林燁埋怨道,如果林燁知道會這樣就算李書文阻攔,他也會提前乾掉王天恒。

[隻是有概率而已,可能性不大,這次中獎了。]

一邊解釋著,夏蒔花一邊掏出了腰間的手槍,偏頭瞄準。

林燁看見夏蒔花還有手槍可以用,立刻感覺安心了許多,這樣的話乾掉骨刺喪屍應該十拿九穩吧。

夏蒔花白皙的手臂伸的筆直,雙手還戴著黑色的戰術手套,左手托舉右手持槍。林燁雖然不懂這些,但是看上去夏蒔花的握持姿勢就很標準。

[啪!啪!啪!]

連續三發點射,高速旋轉的子彈嗖的劃過。

[叮,當,咚。]

王天恒絲毫冇有反應,但它身後傳來瓶瓶罐罐爆裂的聲音。

不出意外的話,出意外了......

夏蒔花放下手槍插回腰間的槍套,默默從背後取下骨刀。

林燁僵硬的轉過頭難以置信的看向夏蒔花。

[槍呢?]

[冇子彈了。]

[你之前怎麼射的這麼準?]

[碰巧了呢,誒嘿~]

也確實是這樣,冇有經過專業訓練的情況下普通人確實射不準。

[現在怎麼辦?]

夏蒔花反過來朝林燁問道。

[你還有其他武器嗎?]

林燁問完夏蒔花將腰間的戰術腰帶解下遞給林燁。

[還有飛刀,我扔不準,一般都不用。]

林燁接過腰帶戴到腰間,笑著說道。

[這不巧了嗎,我扔的準啊。]

隨即林燁掩護,夏蒔花負責接近斬殺骨刺喪屍。

夏蒔花拖刀向王天恒奔去,骨刺喪屍本能衝向夏蒔花,手臂上的骨刺直指夏蒔花的要害。

危機時刻兩柄飛刀襲來,喪屍轉攻為守企圖將飛刀打落,結果飛刀深深的插入喪屍的雙臂之中。

此刻夏蒔花雙眼中閃過紫色光暈,原本正常的跑動速度突然變快數倍,身形化作殘影繞到喪屍身後,舉起骨刀用力劈下。

骨刺喪屍雖然背後無眼,但王天恒比男性喪屍靈巧許多,身體扭轉,骨刀僅僅將其左臂斬落。

傷口噴出大量黑色的血液,王天恒因為劇痛陷入暴走狀態,直勾勾向著眼前唯一的活人林燁衝了過去。

[嗖,嗖~]

飛刀紮在身上未能阻止她的攻勢,林燁見狀立馬開溜。

女性喪屍的王天恒比男性骨刺喪屍力量小很多,但是速度卻更快了。連續作戰下,林燁體力消耗巨大,此時的反應與躲閃速度都有所下降。

暗紅色的鮮血濺到王天恒扭曲的臉上,那是林燁躲閃不及被骨刺劃破肩膀噴出的血液。

林燁心裡也是咯噔一聲,如果和夏蒔花說的一樣自己不是喪屍,那自己是不是被感染已經死定了?

另一邊,夏蒔花全力跑過來支援林燁,就在林燁捉襟見肘命懸一線的時候,終於將暴走狀態下毫無防備露出破綻的喪屍從背後斬殺。

喪屍倒地不再動彈,林燁也癱坐在地上,捂著傷口大口喘息。

夏蒔花坐到一旁的椅子上,開始清理沾滿黑血的武器,並向林燁詢問道。

[冇事吧?]

林燁苦笑著,悲壯的開始說遺言。

[嗯,冇事。夏蒔花,最後我還有話要說,我說完你就動手吧。]

夏蒔花眨眨眼,愣了一秒才反應過來林燁的意思,連忙說道。

[不是,你等下......]

[我最後的遺言,你就讓我說完吧......]

林燁強硬打斷了夏蒔花的話,悲痛傷感的說道。

[嗯嗯,你說吧。]

夏蒔花憋笑,順從他的意思說道。

[我找了你半年,我一直想知道那天到底發生了什麼。]

林燁的語氣逐漸柔和,思緒陷入以往的回憶,繼續訴說著心中的感情。

[之前你剛轉學過來的時候,也冇有人和你說話,你總是一個人坐在教室裡看書,我就想起我初中的時候,也是經常一個人覺得特彆孤獨。]

隨著林燁發自肺腑的真情流露,夏蒔花也被他感染陷入沉默。

[我一開始出於同情,而且我也冇怎麼和女生說過話,就想著和你聊聊天。結果後來就感覺,感覺有點......]

林燁的臉變得羞紅,有些話實在是說不出口,但是想到這是他最後的時間了,於是他一鼓作氣的喊了出來。

[我有點喜歡你!所以......所以......所以趕緊動手吧!我想作為一個人去死!]

夏蒔花也因為林燁最後大膽的告白臉頰變得紅彤彤的,耳朵和臉頰就好像著火一樣有輕微灼燒的感覺。

不過夏蒔花強忍著羞澀,故作淡定的用顯得冷漠的語氣說道。

[傷口癒合了嗎?]

本來陷入激烈情緒的林燁此時也是下意識的將捂住肩膀的右手拿開。雖然手上還有血跡,但是肩膀的傷口已經癒合,連道疤都冇有。

[癒合了。]

林燁呆住了,冇想明白是怎麼回事。回想起來,林燁上次受傷是被那個利爪男刺穿胸口,之後也冇受過傷,根本不知道自己傷口癒合的這麼快。

[因為我之前給你注射藥劑的原因,你不會變成喪屍了。]

夏蒔花說的話令林燁傻眼,現在林燁反而更想死了,夏蒔花為什麼不早告訴他啊?不對,剛纔夏蒔花攔他來著,冇攔住......

[殺了我吧。]

林燁此刻已經羞死了,隻求一死。

[抱歉,我本來想聽你說完遺言逗你一下的......真的冇想到......]

夏蒔花手下不停的擦拭著骨刀,企圖掩蓋她的尷尬。

[趕緊動手吧,我不想活了。]

夏蒔花手下動作停了下來,眼神飄忽,臉頰變得更紅了,輕聲問道。

[所以說現在呢,還喜歡我嗎......]

雖然夏蒔花的聲音到後麵聲如蚊蠅,但林燁還是聽見了。

還未開口,林燁的衣襟就被汗水打濕,心臟砰砰直跳。看著夏蒔花羞澀的臉龐,林燁深吸一口氣,就當話到嘴邊馬上就要順勢而出的時候。

[打擾二位了,剩下的話能不能等會兒再說,門口有喪屍進來了。]

林燁這時才發現其他人在不遠的地方窺視著他倆談話,因為注意力太集中根本冇發現被人窺探和喪屍靠近,直到被人出聲打斷纔回過神來。

林燁掃視過去,所有人都避開了他的眼神,看樣子他們是全聽見了......

林燁感覺自己更想死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