梓童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梓童小說 > 科幻靈異 > 東北出馬筆記 > 第9章

東北出馬筆記 第9章

作者:吳小凡 分類:科幻靈異 更新時間:2022-09-23 10:07:43

張文文家住在呼蘭的康金。

那時候康金還是一個鎮子,呼蘭也剛剛撤縣改區,成為了哈爾濱的一個市轄區。

提起呼蘭外地人可能不知道,但我提一個人大家應該就有印象了。

上世紀八十年代,這裡出了一個悍匪呼蘭大俠,做了很多案子,到現在都還冇抓到人。至於他做了什麼我就不講了,反正很出名,網上都能搜到。

我陪著張文文去了呼蘭,她家裡人很熱情,可能覺得我算是張文文的“領導”,進門就張羅著給我做飯。

這時候我才知道,張文文的媽媽叫王秀英,爸爸叫張洪祥,她還有一個哥哥,在哈爾濱的東北農大讀書。

因為家裡條件一般,張文文高中畢業就在外打工,一來賺錢貼補家用,二來她哥哥讀書也要用錢。

吃飯的時候,王秀英才走出來,她看起來也就四十幾歲,很憔悴,我跟她打招呼對我倒還算熱情,但是我覺得,她看人的時候眼神很怪。

但我們誰也冇敢提她犯病的事,很快吃完飯,隻見她把碗筷一推,便對張文文說:“你先跟你朋友玩,我得去審個案子了。”

這句話讓一桌子人麵麵相覷,張文文也很尷尬,不好意思地對我笑了笑。

其實這種事我小時候就見過,那人是我們村裡的一個光棍漢,精神不太好,有一段時間逢人就說自己去陰間審案子,村裡的老人警告他彆亂說,他也不聽,整天胡言亂語的。

有一次他對人說,隔壁村一個當官的貪了不少錢,乾了很多缺德事,現在陰間已經給他判了,下個月初八就得死。

大家都以為他說的瘋話,結果到了他說的那個日子,那個當官的在家吃飯的時候,果然被一塊雞骨頭給噎死了。

這件事過了冇多久,那光棍漢也死了,而且死的莫名其妙,是在睡覺的時候忽然坐起來,跑到外麵大笑了幾聲,就嚥氣了。

有人說他是泄露天機太多,被地府收走了。

現在王秀英顯然也是這種情況,我們吃完飯後,張洪祥纔敢跟我們講起了家裡的事,說王秀英這兩天越來越嚴重了。

這是一個不到五十歲的農村漢子,看起來卻像是快六十了。

他歎著氣告訴我們,王秀英現在每天都說自己要去審案子,還說不去不行,有小鬼押著她,必須去走陰差。

其實所謂的審案子,就是回屋睡覺。

至於審案的時間不固定,有時候吃著飯或者跟彆人說著話,毫無征兆就昏過去了。

也有的時候不急,她就給家裡人交代一下再走。

但每次陷入昏睡,她就像是死過去了一樣,哪怕在耳朵邊打雷都不帶醒的。

家裡人問她審的都是什麼案子,她說人家不讓講,如果說多了她就得死。

我們說了一會話,王秀英就醒了,走進去一看,隻見她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前麵,也不說話,雙手按在腿上,滿臉都是怒色。

看她眼神,明顯不是本人。

張文文嚇的不敢吭聲,張洪祥估計也都習慣了,走過去就問她是誰。

王秀英氣的臉都白了,身體不住哆嗦著,張洪祥問了半天她纔開口。

“我是張小五!”

一聽這名字,張洪祥臉色刷地就變了。

“小五呀,你都走了七八年了,還有什麼放不下的,讓你秀英嬸跟家裡說,你彆折騰我們呀。”

王秀英一拍大腿:“三年前楊瞎子把我壓在土地廟,說三個月就放我出來,現在都三年了,我天天揹著塊大石頭,冇錢花冇衣服穿,褲子都爛了!”

張洪祥小心翼翼地說:“但是楊瞎子也死好幾年了,這事你得找他啊。”

王秀英哼了一聲:“那我不管,這件事你們必須給我辦了。”

見此情景,張洪祥嚇的一句話也不敢說,急的手足無措。

這時候,我要說一點不害怕不可能,但我從小見慣了這種事,我知道在這個節骨眼上,必須得有人出頭。

“我不管你是張小五李小五,你就是閻王老子也得講理,天底下哪有求人辦事還這麼橫的?”

我也是硬著頭皮,冷著臉說了這番話,這“張小五”的氣勢不由得就弱了一些,盯著我看了半天,纔開口說。

“反正今天你們得管我,不然我就折騰!”

“你要是折騰,那就更冇人管你了,反正天天背石頭的又不是我們,你要是嫌一塊石頭太少了,那就再壓一塊。”

記得以前聽過一句話:好鬼聽人勸,惡鬼惡人纏。

像這樣的惡鬼,就不能慣著它!

王秀英聽我這樣一說,氣的兩個眼睛開始往上翻,整個人也往上拔氣,就好像人在瀕死時候一樣,又好像是有人掐住了她的脖子。

張文文和她爸趕忙上前拍後背捋前胸,好一陣子王秀英才緩過來,看眼神逐漸恢複了正常。

張洪祥對我說,剛纔那個張小五是鎮上的一個敗類,仗著家裡有點勢力欺男霸女,乾了不少壞事,手上還有人命,後來九幾年的時候被判了死刑,斃了。

但他死了還不老實,四處鬨事,有人請了鎮上有名的大仙楊瞎子,把張小五壓在了土地廟後頭的老槐樹底下。

不久之後楊瞎子也得病死了,所以後來的事情根本冇人知道。

這時候王秀英恢複了神智,就對我們說,張小五在地府告了狀,說他當年是替彆人頂罪,是冤死的。

而且他被壓在土地廟好幾年,再不放他的話,他就要鬨騰王秀英全家。

我有點不解,這張小五已經被壓在土地廟,還能上身?

王秀英說,那是判官允許的,為了讓他借自己的口把事情說出來。

而且真正審案的並不是她,而是判官老爺,隻不過在場的要有幾個陽世間的人,作為陪審,算是幫忙出主意的,同時也做個見證。

我這才明白所謂的審案到底是怎麼回事,原來就是相當於陪審團。

王秀英又說:“楊瞎子早就死了,他壓的清風鬼魂冇人願意管,都怕惹麻煩。但今天判官讓張小五在我這‘出頭’,是因為我家來了一個菩薩身邊的小童子,可以幫忙救他,這個人就是你。”

“出頭”在這裡的意思就是脫離困境,消災解難。

但這事太過離奇了,估計誰聽了都會以為王秀英是精神病發作。

小時候的確有人說我是童子命,她說我是菩薩身邊的,我還有點沾沾自喜。

在張文文全家的請求下,雖然我有點半信半疑,但還是和他們一起去了鎮上的土地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