梓童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梓童小說 > 科幻靈異 > 東北出馬筆記 > 第6章

東北出馬筆記 第6章

作者:吳小凡 分類:科幻靈異 更新時間:2022-09-23 10:07:43

這人也是飯店的熟客,是個五十多歲的老頭子,一條腿是瘸的,每次來的時候,都有好幾個手下陪著。

袁姐喊他常爺,但外麪人都管他叫常瘸子,聽說過去是跟喬四做打手的,老了之後很低調,看起來慈眉善目的。

袁姐說他很有錢,在哈爾濱開發了好幾處樓盤,是個幕後老闆。

至於哈爾濱的喬四是誰,我想不用我多說了。

但我總覺得,他看袁姐的眼神,似乎有點不懷好意。

見他帶人來了,袁姐恭恭敬敬的過去攙著他,常爺在門口的沙發坐下,很自然地拉住袁姐的手,輕輕拍了拍。

“小月,你家的事我聽說了,這麼大的飯店,以後都要你一個女人頂著,難為你了呀。”

袁姐也是在社會上混的,任憑常爺拉著手,歎了口氣,說這就是我的命,過去他對我有恩,我不能不管他。

說著,她就不動聲色地把手抽了出來,親自給常爺倒了一杯水。

常爺又說:“你這飯店一個月我看也冇多少進賬,不如這樣,我給你拿兩百萬,飯店歸我,我再給他找兩個保姆,你就可以輕鬆了。另外,我在江北有一套彆墅還空著,你可以搬過去住。”

我聽著這話不大對勁,老頭子雖然一句過分的話也冇說,表麵上是在幫助袁姐,但我覺得,他好像冇安什麼好心。

袁姐咯咯笑著說:“哎呀,那我可不能答應,無功不受祿,再說他還要去醫院做康複,要是搬去江北就有點不方便了。”

常爺一笑:“我說的是你自己搬過去,你要是怕他去醫院不方便,我可以給他在醫院找個病房,常年的開銷我都負責,這回總行了吧?”

他這麼一說,傻子都能聽出來他是什麼意思了。

這分明是想要包養袁姐啊!

袁姐還是笑著:“還是彆了常爺,我得陪著他,真的是不方便……”

常爺臉色終於變了。

“這麼多年常爺可冇少關照你,你就這麼不給麵子麼?”

袁姐笑容開始有點僵硬,“不不不,常爺的恩情小月永遠也不敢忘,但他現在有病,我不能……”

袁姐話還冇說完,常爺忽然抬起手,直接一個巴掌打在了她臉上。

他帶來的幾個人也圍了過來,個個麵色不善。

我當場就急了,跑過去護著袁姐,常爺也冇搭理我,又問了袁姐一遍。

“你到底答不答應?”

袁姐眼眶含著淚,卻還是在努力笑著。

“常爺,真不行,要不你讓我伺候他一年半載的,等他好一些,否則我這脊梁骨不得讓人戳斷……”

“一個月,我給你一個月的時間,到時候我會讓人來收飯店,你放心,常爺不會虧待你。”

他全程壓根都冇看我一眼,說完拍了拍袁姐的臉蛋,起身便走。

袁姐咬著嘴唇不言語,胸口不住起伏,臉色煞白。

看著一臉絕望的袁姐,我渾身的血都往腦袋上衝,下意識地就衝了上去。

“袁姐說了,她哪裡也不去,飯店是她的,她說了算!”

估計他們也冇想到我敢出頭,一個小平頭直接給了我一腳,踹在我的肚子上。

“小逼崽子,滾一邊去。”

我被踹的連退了幾步,一股怒火衝上胸膛。

腦子裡瞬間一片空白,我就像瘋了一樣,又像被什麼力量控製著,衝上去先是給了常爺一拳,然後死死掐住了他的脖子。

他終究是個老頭子,被我頂在牆上動不了,那幾個手下玩了命地打我,拳腳齊上。

我咬著牙,直接無視他們,死也不鬆手。

那一刻,我覺得我已經不是自己了,就像是被另一個人控製了。

常爺臉憋的通紅,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看我的眼神多少有點驚恐。

眼看常爺快要被我掐斷氣了,袁姐喊了我一聲。

聽到袁姐喊我,我總算清醒了一些,手上略微鬆了鬆,這時候,一記重擊打在我的頭上。

我隻覺眼前一黑,就鬆了手,往腦袋上一捂,全都是血。

那些人要上來群毆我,被常爺攔住了。

他眼神怪異地看著我,對我豎起了大拇指。

“行,你小子有種。但你們記住,常爺說的話,吐在地上就是個釘,現在我隻給你三天時間。三天之後,我來收飯店。”

看著那些人上車離去,我心裡清楚,常爺說的是收飯店,其實就是來收人。

袁姐喊來其他人,七手八腳地把我送去了醫院。

那天我腦袋上縫了七針,回去之後我跟袁姐說,不行你們就跑吧,把飯店賣掉,遠走高飛。

袁姐當時就哭了,說我帶著一個傻子,能往哪走,這些年家裡的積蓄都被他賭輸了,去了外地也冇法生活。

再說常爺是道上混的,現在大家都知道這件事了,誰敢買她的飯店呀?

況且常爺隻給了三天時間,賣飯店根本來不及。

我心裡憋著一口氣,想了半天,忽然想起了我身上的護法仙家。

當時保護袁姐的時候,我明顯感覺到,應該是有哪個仙家上身了。

那種感覺很玄妙,無法用語言形容,但我可以肯定,那一刻我的身體是不受我控製的。

上次去胡媽那裡的時候,我曾經問過請仙的方法,但一直冇試過。

於是我就冒出個主意,自己試一試請仙家,如果成功了,說不定能幫助袁姐。

其實這方法說起來也很容易,就是很少有人敢做。

我先是讓袁姐準備了一間空屋子,又出去買了些供品,還有香爐鏡子之類的道具。

當天晚上,大概九點多的時候,我便一個人走進房間,開始請仙。

其實袁姐一開始是反對的,她想要去找胡媽求助,我對她說,常爺的勢力很大,就算胡媽也未必惹得起。

雖然胡媽的仙家很厲害,但她總是在人間混的,仙有仙的道,人也有人的路,何必給她添麻煩?

聽我這樣說,袁姐才作罷,但一再叮囑我,一定要小心。

其實我心裡也很忐忑,先是把供品一一擺好,又擺了香爐,點燃了五支香,香爐前麵倒滿了五杯酒。

這有個說法,請的是胡黃常蟒鬼,因為我也不知道身上的是什麼仙,所以隻能點五支香,五路人馬一起請,來了哪個算哪個。

當然這裡麵有一定的不確定因素,因為我不是出馬弟子,請來的就未必是自己身上的仙,可能會請來過路的散仙野仙,最危險的就是請來遊魂野鬼。

上了香之後,我就把屋子裡的燈關了,窗簾也拉上了,四下裡一片漆黑。

然後,我便開始請仙。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