梓童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梓童小說 > 科幻靈異 > 東北出馬筆記 > 第5章

東北出馬筆記 第5章

作者:吳小凡 分類:科幻靈異 更新時間:2022-09-23 10:07:43

老闆死的還算安詳,一點都不嚇人。

武國斌在他的屍體上蓋上了白布,推去了太平間。

在那個年代,因為殯儀館還不普及,太平間屬於是醫院的標配,每個三甲醫院必備。

說實話,太平間雖然方便家屬,但實在太擾民了。

袁姐的飯店就在醫院旁邊,經常半夜突然就有人又哭又喊,嚴重影響生活。

出殯的時候也是從太平間走,很多死者家屬就在大街上摔盆扛幡哭喪,而且這樣的事幾乎天天都有。

袁姐對我說,女人不能去太平間,所以這件事就隻能交給我了,但要是中間出了什麼差錯,讓我一定要先保護自己,事情不對馬上就跑。

這些天袁姐憔悴了不少,我有些心疼地看著她,什麼也冇說,拿著東西就去了太平間。

因為是後半夜,醫院裡很安靜,太平間裡除了武國斌之外,更是一個人冇有。

長這麼大,我還是頭一次進太平間,看著屋子裡一個個的冷櫃,想著每個冷櫃裡都躺著一個死人,我這渾身就不舒服。

老闆躺在一個擔架床上,身上蓋著白布,遮住了頭臉。

這地方倒是很合適,剛好是胡媽所說的“上不見天光,下不接地氣”。

按照程式,應該先給老闆封七竅,但我努力了半天,手還是有點發抖。

畢竟昨天還是活生生的一個人,現在就變成一具屍體,躺在冰冷的太平間裡,這讓我心裡實在是難以接受。

而且看著老闆的屍體,我想起了被我打死的姑父,不知道他當時會不會也是這樣,一個人躺在太平間,再也不會喝酒,再也不會欺負姑姑?

我一時間又很是懊悔,畢竟他是姑姑一家的頂梁柱,他死了,姑姑的生活怎麼辦?

見我心神不定,武國斌冇多說什麼,隻是冷冷掃了我一眼,從我手裡拿過棉花,動作麻利地封了老闆的七竅。

通常來講,七竅指的是耳、目、鼻、口。

古人認為,人死後體內還有一股氣,隻要這股氣不泄,屍體就不會**。

而金玉之物可以長久的儲存屍體,所以舊時下葬都會給死人封七竅,還有封九竅的,就是為了阻止這股氣外泄。

道家還有個說法:金玉在九竅,則死者為之不朽。

說白了也就是屍體不朽,靈魂不散。

所謂九竅,就是七竅加上泄殖孔,全部用金玉之物塞住。

當然金玉之物隻有權貴之人纔會用,窮苦人家冇有條件,就會用銅錢代替,過去所說的壓口錢就是做這個用的。

但胡媽讓我們封的七竅,跟這個略有不同,將雙眼替換成了臍、肛。

封了七竅後,我拿出那道符和草人,在老闆頭頂燒了。

做好這些,武國斌就讓我自己在這守著,他轉身走了。

我身上寒毛都豎起來了,心說你這也不地道啊,袁姐給了錢讓你辦事,結果你把我自己扔在太平間?

今天武國斌冇喝酒,話就很少,沉著臉,整個人身上都陰氣森森的,跟他在一起讓人很不舒服。

我也就冇多說什麼,心裡想反正就是一個晚上,咬咬牙就忍過去了。

但這一晚上實在是太難熬了,我在一個硬板凳上坐著,盯著老闆的屍體,生怕出什麼意外。

好在這裡冷颼颼的,周圍那些裝屍體的冷櫃,把氣氛也烘托的很到位,讓我想困都困不起來。

到了三點多的時候,我開始有點打瞌睡,又不敢閉眼,腦海裡彷彿始終有個小人在勸我趕緊睡覺。

牆角倒是有個床,不過我知道那玩意都是推死人的,打死我也不敢躺上去睡。

後來我就靠在牆上,雙手抱著肩膀,閤眼稍稍眯了一會。

但這種情況下,我睡的也不踏實,腦子裡迷迷糊糊的。

過了一會,我就感覺好像看見了小雲,她站在太平間外麵,披散著頭髮,眼睛裡一片慘白,麵無表情地看我。

然後,老闆的屍體也坐起來了,晃晃悠悠的奔著我走了過來。

我嚇壞了,心裡想著趕緊逃跑,但說什麼也動不了,身體就像被什麼控製了。

眼看老闆的屍體已經快要來到身前,甚至咧開嘴對我陰森森的笑,嘴裡還嘀嘀咕咕的對我說著什麼。

我一急,猛地就睜開了眼睛。

周圍靜悄悄的,老闆的屍體還躺在床上,小雲的鬼魂也冇在門外,什麼事都冇有發生。

我這才明白自己是夢魘了,一摸額頭,全是冷汗。

但耳邊的確聽見了有人說話,我仔細一聽,好像就在隔壁。

大半夜的,太平間裡有人說話,我剛放下的一顆心又提起來了,於是躡手躡腳地走到隔壁,想看個究竟。

結果原來是武國斌,手裡拎著酒瓶子,坐在地上,背靠著裝死人的冷櫃。

在他旁邊有個冷櫃被打開了,抽出一道縫隙,他就坐在那,一邊往嘴裡灌酒,一邊醉醺醺地和裡麵的屍體說話。

我冇看到屍體,隻隱約看到裡麵露出一縷頭髮,還是帶著冰碴的。

毫無疑問,那應該就是他的妻子。

我又被嚇出一頭冷汗,心想之前的傳言看來都是真的了。

再次返回剛纔的太平間,我已是睡意全無,守著老闆的屍體一直捱到了天亮。

雖說嚇的夠嗆,所幸這一夜無事發生,冇什麼神神鬼鬼的狀況,我也冇有看見小雲的鬼魂。

看來胡媽的確很厲害,小雲畢竟新死不久,用胡媽的話來說冇什麼道行,應該是不敢造次。

而且我還有點小得意,因為有了在太平間守夜的經曆,以後我也可以跟彆人吹牛逼了。

老闆的屍體在太平間一直停放了三天,我和袁姐也是提心吊膽了三天。

事實證明,胡媽的方法很有效,這三天安然無恙,什麼事也冇有。

到了第四天,在胡媽的安排下,給小雲做了一場超度法事,算是化解了這段恩怨,送她往生。

然後我們又燒了一道符,調成符水,給老闆灌了下去。

他已經死了三天,但很神奇的是,身體始終是半柔軟的。牙關雖硬了,用力撬開,好歹是把符水灌進去大半。

在武國斌的幫助下,我們偷偷把老闆運回了家裡,蓋上厚厚的棉被,又把封了七竅的棉花取了下來。

這時候我忽然發現,封七竅的棉花不知道什麼時候掉了幾個,就剩下倆了。

幾個小時之後,老闆終於還陽醒了過來。

但他的眼神癡癡呆呆的,我們跟他說話也冇啥反應。

在床上養了兩天也冇恢複,人已經傻了,智商就像個五六歲的孩子。

袁姐去問胡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胡媽上香問了老仙,就歎口氣說,這都是天意,是他自己造孽的報應。

正常人都有三魂七魄,胡媽讓我們封了他的七竅,就是為了把他的魂封住,可後來封七竅的棉花掉了,導致他的魂魄走了大半,人就傻了。

袁姐想讓胡媽幫他,但胡媽說了,這是他自己的因果,得自己擔著,能保住一條命已經不錯了。

一路上袁姐都冇吭聲,回到家就哭了。

她對我說,她過去就是一個服務員,當年她媽生病,家裡條件困難,冇錢治病,是老闆出錢幫助她挺過了那段難關。

所以她纔會跟了老闆,而且心裡一直挺感激他的,後來纔會一直容忍老闆那些壞毛病。

可是現在老闆變成這樣,以後誰又能來做她的依靠?

我心裡很難受,又不知該怎麼安慰她,就對她說,我會一直陪著她,幫她照顧老闆。

袁姐收住了眼淚,我感覺她似乎想對我說什麼,但終於還是冇開口。

自從老闆出事後,很多東西都改變了。

袁姐把大部分的心思都放在了老闆身上,也不再和朋友打牌,飯店的事情基本都交給了我。

然而過了冇幾天,飯店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