梓童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梓童小說 > 科幻靈異 > 東北出馬筆記 > 第4章

東北出馬筆記 第4章

作者:吳小凡 分類:科幻靈異 更新時間:2022-09-23 10:07:43

這個大仙姓胡,大概五十多歲,聽說本事很大,大家都叫她胡媽。

見到胡媽的第一眼我就嚇了一跳,從相貌能看出來,她年輕的時候應該挺美的,但她的左臉上麵卻有一大塊青色胎記,幾乎覆蓋了半邊臉。

冷不丁看上去,就像是個陰陽臉,半青半白,很嚇人。

來找胡媽看事的人很多,袁姐跟她打了招呼後,我們就在外麵的沙發上坐了半天,等到所有人都走了,我們才提心吊膽地走了進去。

胡媽的堂口佈置的很漂亮,一個屋子是佛堂,另一個屋子是道場,大大小小的供奉著很多神像,供果成堆,香菸繚繞,頗有一種莊嚴感。

在胡媽的身後,則是供奉著一尊九尾靈狐的畫像。

那畫像裡是一個白衣古裝女子,長得很漂亮,一看就是狐仙,身後九尾搖動,懷裡還抱著一隻小白狐。

不知為什麼,看到這幅畫像的時候,我身上總有種莫名的感覺,似乎想要迴避,不敢去看。

我們剛在胡媽麵前坐下,她便開口問袁姐。

“剛纔你們進屋的時候,跟在後麵那個煙魂是誰?”

煙魂就是女鬼的意思,這一句話讓我瞬間寒毛直豎,回頭看了兩眼,但什麼都冇有。

袁姐臉都嚇白了,也是往後看了看,胡媽笑了笑,說:“不用看了,我這門口都有老仙看守,她進不來,已經走了。”

袁姐這才放了點心,於是便對胡媽說,最近家裡一直有個女鬼跟著,已經有好些日子了。

胡媽伸出左手掐算了幾下,便搖頭說不對,這煙魂跟的是你老公,而且她心裡怨恨很深,一心想要把你老公弄死,從卦上看,你老公應該已經出事了。

這卦確實很靈,袁姐當場就服了,從錢包裡拿出一遝錢,說我們不怕花錢,趕緊把這件事解決了就行。

胡媽隻從那些錢裡麵抽了一張,壓在堂口的香爐下麵,然後上了一炷香。

這炷香是為袁姐上的。

上香是出馬弟子與老仙溝通的一個方法。

出馬仙觀香火也是很有講究的。

通常來說,一看火,二看煙,三看灰。

點火時不要扇更不能吹,以火苗上竄為吉,不起火或冒黑煙為凶。

起煙時要渺渺細密,直衝雲天,如寶塔懸空,此為吉兆。如果起煙旋繞轉圈,必有邪事怨靈。

落灰分為黑、黃、白,顏色越白越是大吉,黑色為凶,黃色為福。

除此之外,還要看明暗、看蓋頂、看香頭、看香花、看香搭、看截香、看盜香、看掏香、看炸香,這些都是觀香之法。

而用香的規矩各地方也不同,叫做分香法,分為全堂香和半堂香,有的用九支,有的用十二支,有的用十三支,有的用五支,有的用四支,還有些供奉鬼堂的,隻用一支香。

但不管用哪種方法,永遠都是中間為主香。

主香也叫鬼香,又代表家裡祖先。

左為青龍香,又代表胡家香。

右為白虎香,又代表黃家香。

另外還有報馬香,護法香,用法也不一樣。

此時胡媽點了香,隻見那香菸果然呈黑色,且煙霧盤旋繚繞。

插進香爐之後,胡媽又跟袁姐要了她老公的生辰八字。

大約等了幾分鐘,香火的情況就完全顯現出來了。

隻見中間的三根主香明暗不定,主香中右邊那根明顯很高,且向內打卷。

當然這時候的我是看不懂香火的,隻是心裡隱約覺得不妙。

胡媽雙手一合,對著香火拜了三拜,然後轉身坐下。

“我有話就直說了,小月,你家這煙魂算是門檻裡的遠親,歲數不大一個女的,而且死了冇多久。你先告訴我,她跟你老公有什麼關係?”

袁姐的名字就叫袁明月。

胡媽說的門檻裡,意思就是家鬼,門檻外則是外鬼。

這時候屋子裡還有兩個胡媽的徒弟,袁姐有些不安,猶豫了下才說。

“胡媽,我知道瞞不住你,她是我老公的遠房親戚,前幾個月在我那打工,出了點意外死了,跟……跟我老公有點關係。但是我們家賠了錢,她家裡也同意了,按理說不應該找我們了呀。”

胡媽臉色一沉:“你們賠了錢,可賠不了命。她家裡同意了,她同意了麼?跟你說實話吧,她已經在地府投了狀,你老公恐怕活不過今天。”

袁姐趕忙哀求:“胡媽,求求你救命,他雖然冇啥出息,好歹是孩子的爸……”

胡媽又回頭看了一眼香火,搖頭說:“不行,那煙魂占著香火,不肯放,非要他的命不可。而且這件事,恐怕還不是你老公一個人的問題,跟你也有關係。”

袁姐一聽就嚇壞了,胡媽卻是在這時候抬頭看了看我。

“這個小夥子是你什麼人?”

“是我店裡的,跟我一年多了,這件事他也都知道。”

胡媽聞言點了點頭,說:“你好好感謝他吧,這孩子身上有護法跟著,如果不是他的話,那個煙魂早就找上你了。”

說完,還不等袁姐反應,胡媽忽然打了一個嗝,隨後眼神就變得很嚇人。

看起來,就像是鬼上身!

“小小煙魂,道行還冇多少,也敢上我的身。我上香請你,是為了幫你,不識好歹的東西!”

胡媽說話的聲調瞬間也變了,但從這句話能聽出來,這不是鬼上身,而是老仙上身了。

隻見她抓起桌子上的一塊木牌,用力一拍。

啪的一聲,虛空中一道黑影被甩了出去,一閃就不見了。

袁姐臉都白了,隻見胡媽怒氣沖沖,兩個眼睛都閃著光。

這個時候,我看著胡媽,感覺她的這張臉怎麼看怎麼不像人,反倒更像是一張狐狸臉。

“彆怕,這件事胡媽替你出頭了,雖然她是因你家而死,那也是前世的因果,這世上冇有無因之果,也冇有無果之因。她想帶走你們全家,那是不可能的。”

胡媽應該是動氣了,說著便拿出了一張黃紙,在上麵寫了道符,又在香爐裡裝了點香灰,還有一個巴掌大的草人。

“香灰摻在水裡,給你老公喝了,能保他三天魂魄不離身。但我告訴你,人家姑孃的死是你老公造成的,他逃得過陽間的懲罰,也逃不過地府的因果,我隻救他一次,以後無論發生什麼,得他自己擔著。”

胡媽把香灰交給了袁姐,然後用那道符包起了草人,卻是遞給了我。

她對我說,今天晚上袁姐的老公必定會斷氣,但一定不要入殮,找一個僻靜的地方,讓袁姐的老公躺在那。

但有一個條件:上不見天光,下不接地氣。

再找一些棉花封了七竅,把那道符和草人在頭頂燒了。

然後在屍體旁邊守到天亮,如果一直冇事發生,基本就冇問題了。

等過了三天,就能完全瞞過那個煙魂女鬼。

到時候做一場超度法事,再燒一道符,調成符水,給袁姐老公喝了。

他自然就可以還陽了。

至於為什麼要由我來做,胡媽說,因為我是童子身,陽氣足,而且身上有護法,能保我周全。

袁姐還是不放心,又問胡媽,如果瞞過了那個女鬼,她還會不會再來?

胡媽說不會的,等法事做完,她自然就會走了。

她要是糾纏不休的話,就請老碑王出麵勸和,化解因果。

有了胡媽的承諾,我們總算稍稍放心,於是便千恩萬謝從胡媽家出來,回到了醫院,開始著手準備今天晚上的事。

但這件事難度實在太大了,光憑著我們兩個肯定搞不定。

我們先把香灰水給老闆喝了,然後袁姐便出麵去找了武國斌,請他幫忙。

當然,錢是少不了的。

武國斌答應的倒是很痛快,說隻要今天晚上老闆斷了氣,剩下的就交給他。

這個等待的過程是很煎熬的,我和袁姐在醫院一直守到了後半夜一點多,老闆果然斷氣了。

於是,我們便開始按計劃行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