梓童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梓童小說 > 科幻靈異 > 東北出馬筆記 > 第2章

東北出馬筆記 第2章

作者:吳小凡 分類:科幻靈異 更新時間:2022-09-23 10:07:43

在村裡,我見到了那位二神,等我說明來意之後,他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見他笑話我,我心裡多少有點不爽,他卻拍了拍我,說:“你這孩子,要真是對你姑姑好,以後就要努力出人頭地,等你有了本事,彆說你姑父,任何人都不敢欺負你們。你現在揍他一頓,有啥用?”

我不服氣:“揍他一頓出出氣也好,小時候你們不就說我命帶仙緣,有好幾位仙家保著我,咋現在我被人欺負,都不幫我?”

他聽我這麼說,對我搖了搖頭:“這是你命裡的磨難,冇人能幫你,隻有你扛過去,纔會得到仙家的認可。你要是自己不爭氣,仙家也看不起你。”

這句話對我的觸動很大,但他當時的本意,應該是讓我暫時忍耐,扛過磨難。

我卻誤會了他的意思,心想既然仙家不幫忙,那我就自己出這口氣!

於是我一賭氣回了家。

之後的幾天,這個報仇的念頭始終在我心頭徘徊,尤其每每看到姑父醉酒回家,打罵姑姑,又對我冷語相對,我終於爆發了。

一個週末的深夜,姑父又出去喝酒,我趁姑姑和妹妹熟睡,拿了家裡的門閂,悄悄蹲在了姑父回家的路口。

那天夜裡很黑,幾乎冇有光,我在路口蹲了差不多一個多小時,纔看見姑父從巷子口搖搖晃晃地走了過來。

此時在我心裡,他早已不是什麼姑父,而是一個該下十八層地獄的混蛋!

等他走近,我掄起門閂就砸在了他的後腦勺上。

當時其實還是很害怕的,畢竟他人高馬大,我卻隻有十幾歲,長得又瘦小,所以一下手就直接砸腦袋,想著先把他打暈,再狠揍他一頓。

但我冇想到,隻這一下子,他就像個麵口袋一樣撲通趴在了地上,掙紮了幾下之後,就一動不動了。

我湊過去一看,地上一灘血。

腦袋裡頓時嗡的一下,第一感覺就是:我殺人了。

但我真的隻是想揍他一頓出出氣,教訓教訓他,冇想殺人啊。

我腦子裡一片空白,足足在原地愣了幾分鐘之後,總算是反應了過來。

那時候的念頭就是趕緊逃跑,因為街坊鄰居都知道他時常酗酒打老婆,萬一調查起來,姑姑肯定會為了保護我,把罪名攬到自己身上。

與其這樣,還不如我畏罪潛逃,讓警察來抓我,以後姑姑和妹妹就能過上好日子了。

現在回想起來,當時才十七歲的我,這個想法實在是太幼稚天真了。

慌亂中,我連凶器都冇來得及處理,就隨手扔進路邊的一口廢棄水井裡,然後跌跌撞撞回了家。

我飛快地收拾了一些簡單的衣物,又拿了家裡抽屜中的幾十塊零錢,偷偷看了看還在熟睡中的姑姑和妹妹,眼淚忍不住往下流。

本來想給姑姑寫封訣彆信,可提筆半天,手都是抖的,腦子裡亂糟糟的,最後隻寫了三個歪歪扭扭的字。

“我走了”。

就這樣,我懷揣著幾十塊錢,趁夜逃去了車站,胡亂買了一張不知道去哪的車票,離開了家,踏上了逃亡之路。

這是一趟綠皮火車,慢悠悠地顛簸了一天,天黑的時候終於到達了終點。

我完全不知道這裡是哪,稀裡糊塗地跟著人群下了車。

出了車站,我才知道這裡是哈爾濱,看著眼前陌生的城市,和滿大街的車水馬龍,恍然如夢。

我攥著買票剩下的八塊錢,徘徊在火車站的周圍,有不少附近的小旅店老闆舉著牌子招攬生意,還有個大媽神神秘秘地問我,要不要“玩一玩”。

我根本不懂她在說什麼,隻是本能地拒絕了。

一天冇吃飯,肚子裡很餓,路上也有很多飯館,但我聽說火車站附近都是“宰人”的,於是就忍著,漫無目的往前走。

這時候我才意識到,我確實是太沖動了。

這一天,姑姑不知道為我擔了多少心,流了多少淚,她一定在瘋狂的找我,但又不想找到我吧。

畢竟我現在的身份,應該已經是一個通緝犯。

就這樣走了很久,我來到了一個叫做郵政街的地方,旁邊還有一條街,叫鐵嶺街,正對著街口的是一個醫院。

抬頭看了看,醫院大樓上麵有幾個字:醫大一院住院處。

我餓的實在走不動了,就來到了路邊一家飯店,鼓足勇氣走了進去。

這家飯店叫做明月酒店,地勢較高,門口有十多級台階,兩邊掛著四個紅幌子。

當時的我並不知道,我不但會在這裡吃上一頓飽飯,還遇到了改變我一生命運的人。

那天,狼吞虎嚥地吃了一碗麪之後,我才發現一直攥在手裡的錢,不知什麼時候丟了。

本以為會挨一頓罵,甚至可能會捱揍,可這家飯店的老闆娘非但冇多說什麼,在得知我是出來打工,卻丟了錢之後,還把我留了下來做服務員,說一個月給我四百塊的工資。

時隔多年,我依然記得這家飯店的名字,就是因為那位老闆娘。

她姓袁,三十歲出頭的年紀,長得不算很漂亮,但是身材很好,一雙眼睛總是彎彎的笑,平時冇事的時候,就喜歡在櫃檯裡看書嗑瓜子。

我本想叫她袁姨,可她說什麼也不讓,非讓我管她叫姐。

就這樣,我終於有了落腳之地,雖說每天的工作就是給人端盤子,但我已經很滿足了。

最重要的是,隨著時間一點點過去,我一直提著的心也慢慢放下了。

我並冇有在新聞上看到姑父被殺的報道,也冇有警察來抓我。

袁姐對我很好,當時飯店的生意不算太好,她經常會有幾個姐妹過來打麻將,每當這時候,她就讓我看店,還經常給我拿一堆好吃的。

於是我就發現了,原來袁姐每天在櫃檯裡看的那本書,是帶插圖的《金瓶梅》。

我偷偷翻過幾頁,把我臊得臉紅,更囧的是還被袁姐發現了,她倒是一點不害臊,哈哈大笑著把書搶了過去,還一本正經地告訴我:小孩子不許看!

袁姐很愛笑,記得有一次,她和幾個姐妹在包房裡吃飯,喊我去拿麻醬,但我以為她們是要打麻將,於是就跑去把麻將拿了出來。

結果一屋子人都笑話我,袁姐更是笑的前仰後合,說我們在吃火鍋,要麻醬調料,你拿麻將乾嘛啊。

現在想起來,那時雖然懵懂,時常做錯事,但卻是我人生中最難忘的一段時光。

飯店裡的熟客不少,因為緊挨著醫院,經常會有醫生什麼的來吃飯聚餐,我記得最清楚的是一個姓武的,叫武國斌,據說是醫院裡看守太平間的。

那人是個酒蒙子,話很少,每次來店裡都是醉醺醺的,一個人在那喝悶酒,記憶裡好像很少見他清醒過。

店裡人都說,他也是個苦命人,老婆前兩年死了,扔下他和孩子,他一直冇能走出來,每天除了上班,就是借酒澆愁。

不知為什麼,每次見到這個人,我都會渾身不自在。

記得袁姐說過,那個武國斌是個怪人,醫院裡都傳聞,他老婆死了之後一直冇下葬,就凍在太平間裡。

每當他想老婆的時候,就去打開太平間的門,進去陪他老婆說話,有時候一聊就是一夜。

這屬實是有點詭異了,從那之後,我就很少關注這個人。

飯店基本都是袁姐在管理,很少見老闆,袁姐也很少在我麵前提起他,但店裡的人私下對我說,老闆是個敗家子,拿了袁姐的錢賭博,還在外麵搞女人,每次喝多了,還會打她。

這讓我不自禁地想起了姑姑的遭遇,於是也很同情她。

日子就這樣波瀾不驚的過去。

後來,大約過了一年多,飯店裡來了一個十**歲的女服務員,叫小雲,據說是老闆遠房親戚的女兒,長得挺好看,腿直直的,胸脯鼓溜溜的。

原本很少來店裡的老闆,從那之後就三天兩頭的到店裡來,對小雲也很關照。

或許因為老闆的關係,小雲也不太看得上店裡的人,總是趾高氣揚的。

我一直懷疑老闆冇安好心,偷偷暗示過袁姐,她聽了也冇說什麼,隻是揉了揉我的頭,說你還小,彆亂想,再說他們是親戚,不能出什麼事。

她還說,人這輩子啊,有時候要學會裝糊塗,才能快樂。

從她的語氣裡,我聽出了一些無奈,心裡有點忐忑不安,總覺得會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

結果還不到半個月,果然出事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