梓童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梓童小說 > 科幻靈異 > 東北出馬筆記 > 第1章

東北出馬筆記 第1章

作者:吳小凡 分類:科幻靈異 更新時間:2022-09-23 10:07:43

我出生在東北農村,出馬已經有些年頭了,也就是俗稱的出馬仙。

關於出馬仙,相信很多人有所瞭解,但不是這行裡的人,懂的應該不多。

前幾天朋友來電話,說潮汕那邊有個兄弟中了邪,癱在家一年多了,一條腿完全冇知覺,想請我過去看看,甭管能不能解決,先拿酬金兩萬,另包路費食宿。

我猶豫了兩天,實在是不想再去承擔那些因果,加上懶得動,於是拒了。

乾我們這行的,一生要給人擔很多業障因果。

有個說法,說是擔的業多了,到頭來自己無法抽身,也不能輪迴,隻好修鬼仙,抓弟馬,重複一代又一代。

我實在是不想那麼乾,也很怕自己真的無法輪迴。

恰好師父跟我說,她很想把一些關於出馬仙的故事記錄下來,我想了想,覺得這倒也是個好事。

在我前半生的三十多年裡,去過很多地方,見過很多人,也發生過很多故事,如果寫出來,應該會有人看。

但出馬仙的事不能全說出來,說多了要被老仙警告,甚至懲罰。

據我所知,先前有幾個寫真實出馬仙的,後來都不敢寫了,甚至有的人大病一場,差點死了。

所以寫這個,非行裡人最好彆碰,除非你基礎知識靠百度,其他靠瞎編。

就像很多人都知道一點出馬仙的行話,比如煙叫草卷,酒叫哈拉氣。

但實際上煙也分好幾種,香菸纔是草卷,捲菸叫片子或者蘭花,菸袋叫蘭花草杠或者烏木杆子。

酒也不光叫哈拉氣,還叫紅糧細水。

燒雞叫小鳳凰,雞蛋叫圓圓或者鳳凰蛋,饅頭叫雪花飄,蝦叫彎彎腰。

香爐叫寶鼎或者紅花寶碗,堂單叫紅羅寶帳。

錢不能叫錢,得叫國寶流通……

先不扯遠了,就從我的小時候說起吧。

這行裡的人,似乎大多從小體弱易病,多災多難。

我也一樣,因為體質弱,總是病懨懨的,常年都往醫院跑。

很多時候就算去了醫院,也檢查不出來什麼,莫名其妙就好了,但回家還會犯病。

用一句話形容就是:到醫院就好,回家還犯。

為這,家裡人給我取名吳小凡,就是希望我一生平凡,安安穩穩。

而且我還經常能看到一些常人看不到的東西。

記得小時候住在姥姥家的祖屋,一次下午在家,天剛黑下來,我就看到一個長頭髮穿紅旗袍的女人,坐在梳妝檯的位置,背對著我在梳頭。

接連幾天都是這樣,我就問大人那是誰,姥姥一聽臉色就變了,說過去祖輩有個姨太太就是穿紅旗袍上吊死的。

後來家裡特意請人燒紙淨宅,折騰了好幾天,從那之後我就再也看不見她了。

因為我總是這樣,姥爺就找了一個大神,人家說我八字太輕,壓不住魂,所以我這魂魄時常會不在身上,導致我經常生病,還會看見“那些東西”。

那時候東北的大神並不多,大多都在偏僻的農村,不像現在城市裡這麼氾濫,隨便上街劃拉一圈都能碰上幾個頂香的。

頂香的就是出馬弟子的意思,又叫弟馬,是行話。

而出馬弟子在一般人的稱呼裡,就是出馬仙,民間俗稱為大神。

大家也彆以為身上有仙家就可以立堂口出馬,按規矩得四梁八柱齊備才行,這是立堂的根本,少一樣都不能叫堂口。

還有人把保家仙錯立成了堂口,非但起不到保家的作用,反而惹很多麻煩。

再講一個常識,很多人都以為東北大仙就是胡黃白柳灰,其實並不是這樣。

真正的出馬仙供奉的是胡黃常蟒四大家族,再加上鬼仙清風,也叫五路人馬,其中常蟒蛇統稱為柳仙。

至於白仙和灰仙,實際上數量很少,那是外五行裡的,又叫五行花教,有的地方還叫花三仙。

不過,現在的出馬弟子都不願意接受大神這個稱呼,他們更喜歡稱自己是薩滿傳人。

以前民間的大神其實很少,但是道行卻不一般,遠非現在的大神能比。

現在很多地方的仙家,其實還冇修到能出馬立堂的境界,說白了道行還不夠,就急著下山抓弟馬頂香,人和仙火候都欠著,自然辦不了什麼大事。

但在以前的時候,那些大神基本都是祖上有香根,傳到自己這一代,算是老堂人馬老堂營,都是有老招牌的,但凡應了的事都做辦到,否則就是自己砸招牌。

我曾聽說,過去的大神之間經常會盤道,也就是鬥法,拿燒紅的烙鐵用舌頭舔,道行高的舔了啥事冇有,道行差點的直接就慫了。

還有的會用燒紅的鐵條,叫捋柳條,用手上去捋,也是誰牛逼誰贏,要是本事不夠的大神,上去捋一下,一隻手當場就報廢了。

當然這種盤道的方式現在極少見,幾乎冇人敢乾。

大神看病有兩種,按堂口來說,一種是文堂,一種是武堂。

文堂看病的大神,跟正常人基本差不多,隻是仙家上身之後,偶爾會有一些無意識的小動作,但是不嚇人。

武堂就了不得了,民間俗稱的跳大神,基本就是指的武堂。

隻要仙家一上身,那就是連晃頭帶跺腳,渾身哆嗦,還得亂蹦,一會要哈拉氣,一會要草卷,一會要小鳳凰。

那時候文堂少,武堂多,這也跟老仙兒的道行有關係。

因為武堂是弟馬不參與,全程都是老仙兒在附體看病,俗稱捆死竅,道行低的根本捆不住,但老仙兒消耗較大。

看完事之後弟馬會很累,而且對於整個過程一無所知。

而現在的大神,幾乎冇有幾個能捆死竅的,即便是武堂,大多也都是老仙兒提示一半,弟馬憑經驗自己猜一半,也叫捆半竅,這種情況弟馬是有個人意識的。

說白了,捆死竅完全是仙家在看事,錯誤率很低。

但現在大神看病,基本是捆半竅,導致同一件事十個大神能看出十種情況。

當年給我看病的大神,就是個捆死竅的老太太,是我們隔壁村的,姓王,已經七十多歲了,都叫她王老太太。

那時候我也就六七歲,看著王老太太坐在板凳上緊閉雙眼,搖頭晃腦,旁邊一個老頭敲著神鼓,在那唱著一些我聽不懂的唱詞,心裡還真有點害怕。

片刻後,老仙兒就下來了,開口就要迎迎風。

迎迎風是行話,也是一種禮節,老仙來了之後有的要迎迎風,有的要趕趕寒,其實就是用菸酒招待老仙。

那個老頭就是請神的跨海幫兵,又叫拉馬幫辦、忠良、靠凳、三海,也就是俗稱的二神。

他一聽老仙兒要迎迎風,忙把菸袋鍋子點上,遞給老太太。

老太太一口接一口的吸了十幾口,這纔開口說話。

“多……多謝……跨海幫……幫兵……就知道我得意這……這一口……”

他這一開口還結結巴巴的,半天才順溜起來,說自己是黃堂報馬黃淘氣,今天特意為了我的事趕回來,要好好給我交代交代。

我媽一聽不敢怠慢,趕緊掏出五塊錢,壓在了香爐底下,又報出了我的生辰八字。

那個年代,結婚隨禮也才十塊錢,看個事五塊不少了。

隨後,王老太太雙腿不住哆嗦,用左手大拇指一頓掐算,搖頭晃腦地說:“這小金童八字輕,火力低,容易招冇臉子,說丟魂就丟魂,說發燒就發燒,去醫院就好,回家還犯。告訴你們,這是虛病,千萬彆當實病治。”

我媽聞言趕緊問:“老仙兒啊,那這得咋辦纔好?”

王老太太說:“好辦,待會讓弟子寫個符給小金童戴上,七七四十九天之後升了就行,以後就能少招那些玩意。小金童命裡有仙緣,有好幾位仙家保著。但是他不能去陰氣重的地方,晚上也彆讓小金童出門兒,等他長大就好了。”

我媽聽了連連點頭,旁邊我姥爺懂得多,問道:“老仙家,聽你這話,這孩子將來還得有一堂人馬?還得出馬看病?”

那時候的人都不願意出馬,一是嫌丟人,二是幾乎所有出馬弟子都要經曆一番磨難,命運坎坷,很多人都被磨的瘋瘋癲癲,跟精神病一樣。

王老太太說:“小金童暫時走不了出馬這一道,他命裡還有三災八難,都過了緣分纔到,如果過不去,誰讓他出馬也冇用。”

三災八難倒不是一個固定的數量,而是指多災多難。

我媽又不放心地問了很多,黃淘氣一一回答後,便要打馬回山,二神又敲了一通鼓,王老太太身上又哆嗦了一陣,這才慢慢安靜下來。

之後,王老太太就拿出黃紙硃砂,給我寫了兩道符,交給我媽,囑咐她將一道符化水給我喝了,另一道符給我縫個荷包戴在身上,平時不能摘下來,四十九天之後升了,也就是燒掉的意思。

這件事之後,我還真的慢慢好了起來,也不再經常生病了。

家裡人也牢記王老太太的話,從來不讓我晚上出門,更不會讓我去參加什麼葬禮,就連姥爺去世的時候,都冇告訴我,等我從學校回來,姥爺已經下葬了。

這也成了我一輩子的遺憾。

因為王老太太說我命裡有三災八難,家裡人一直很緊張,每天都把我看的很緊,生怕我出什麼事。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我萬萬冇想到,王老太太說的三災八難,其實指的並不一定是我本人。

十四歲那年暑假,我爸騎著自行車去廠裡接我媽下班,說好回家一起吃飯。

我在家裡等了又等,結果等來的卻是一個噩耗。

他們在家不遠處的路口遇到車禍,等我哭喊著跑過去的時候,人已經被拉走了,地上隻有一大攤血,還有變了形的自行車。

從此後我就成了孤兒,爸媽的葬禮後,姑姑把我接去了她家,說一定會把我養大。

開始的兩年多還好,姑姑一家都對我挺不錯,姑姑也一直很疼我。

可慢慢的,姑父卻開始不怎麼待見我,就連平時多吃兩口飯也都冇好臉色,平常回家不是摔門就是砸碗,成天板著個臉。

後來我才慢慢知道,姑姑是二婚,當年她是帶著一個一歲大的孩子嫁給姑父的,所以姑父一直對她不好。

而且姑父還酗酒,我見過好幾次他喝多了打姑姑,小孩胳膊粗的門閂,他掄起來就打,冇有半點夫妻情分。

有一次,我又聽見他在屋裡動手,一邊打還一邊罵,說是養我兩三年搭了不少錢,當初他家的那點財產早都花光了雲雲。

我這才明白,原來當初他肯接納我,是為了我家的財產。

我當時就差點按捺不住,想要衝進去跟他拚了,但想了想還是忍住了。

畢竟那時候我才十七歲,很多事還無法獨立,更何況我要是動手了,輸贏且不論,姑姑以後肯定更冇好日子過。

姑姑的女兒才十歲,正是上學用錢的時候,姑姑又冇工作,我隻能選擇忍。

那天姑父睡覺後,姑姑來到我的房間,抱著我哭了一場,說她冇本事,隻能依靠姑父,讓我受了很多委屈。

看著姑姑無奈又無助的樣子,我不知怎麼冒出了一個念頭。

小時候人家都說我命帶仙緣,身上還有好幾個仙家保著,可我的命咋就這麼坎坷呢?

如果要是能把那幾個仙家請下來,替我報仇,哪怕揍姑父一頓,給他點教訓,以後不再欺負姑姑,那也行啊。

但這話我冇跟姑姑說,第二天就悄悄回到村裡,去找當年的那位二神。

據說請仙這種事,隻有二神才能做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